Zinc

安静地喜爱一只小咩。
AND I ALWAYS LOVE MY SHEEPLING

我,高太太,
最纯的那抔锌单质,
实名喜欢高迪诺和高晓攀。

【宁麦】小美人鱼

谈个恋爱呗。:)
这是一个人鱼化人成功的案例……
所以说白了就是个真爱之吻咯?😂

————

包子国的王子宁泽涛殿下正在打点行装,预备出海。他的探险日志上打满了钩钩,表征他遍历各地,亲近过各样神奇的造物和生灵——可那海上人鱼,他从不曾见过。

“我有预感,这将是一场梦幻奇缘!”王子殿下一边想着,一边摸了摸胸前的釉彩挂坠,升起飞翔的小鲜鱼号主桅杆上的风帆,起锚出海了。

“从袋鼠港启航,南向行船,再在无名之海上满舵航行七个昼夜,到了一片安宁但又诡秘的海域,黄昏或是黎明时分,你就有机会见到他们了。”佩戴金杨树枝勋章的白鲨湾公爵告诉他航程,天天念叨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小巫女为他绘制海图,勇敢的他亲自掌舵,而璀璨群星和船头跳浪的海豚将为他领航。


无名之海深处居住着人鱼群,他们非常神秘,而相对地,那也是他们对外界的认识。(或许所有生命形式都一样,对变化敏感,并热衷于了解和探索未知世界。)

“我听见大船航行的声音!”年轻的人鱼卡梅伦·麦克沃伊对好友米切·拉金使出秘技·萌系狗狗眼,希望他能陪自己浮上海面看看:“噢走吧,求你了米切亲爱的,我还没有见到过人类呢!”

米切·拉金不为所动:“你自己去呗,海面上温度太高了,我情愿宅在家里,瘫躺着蹉跎光阴。”说罢还环着胳膊,倚着蚌榻又换了个造型。

“没劲。:(”小麦撇撇嘴,自己游走了。


王子已经在白鲨湾公爵所描述的“安宁但又诡秘的海域”上漂荡了好几天。这里的确一派宁静,甚至连信天翁也见不到,可他整天守在甲板上远望,也没发现人鱼的影子。“嗨呀,别说影儿了,就是半张尾鳍也没有。而这并不像公爵先生说的那样。”他暗暗腹诽,甚至不自觉地鼓起了脸,“难道是我运气不够好?”

他不知道,海面波光粼粼,某簇浪花之下,好些天来,他苦苦找寻的人鱼正躲着看他。

阳光洒下来,海水正温暖,麦克沃伊仰着身子认随漾漾。“他就像是书里画着的俊美男神。”他对慢悠悠的老海龟说,它在洄游的过程中掉了队。

海龟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不声不响,不置可否。


一天正午,王子就那么见到小人鱼了。

在距离飞鱼号约半链远的地方,有个身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于是他赶紧解开了系在腰间的单筒望远镜——啊,像是个人,一定是人鱼了!他眨眨眼,不敢置信,一忽间竟想到了水手们的闲话里,谁谁谁将海牛误认成人鱼,那些出尽洋相的故事。

王子殿下想将飞鱼号驶近些,又实在怕吓跑了人家。然而默默把望远镜调到远焦,视野中反倒只剩下盈盈海面。四下张望,他发现——人鱼竟自己游近了。

当看清那个身影在阳光下闪着金棕色的头发时,他有些发愣:“噢,不得不承认我之前立了个反flag,我真是太走运了。”

“嘿,你好,可爱的小家伙。”俯身伏于船舷,他想着让自己尽量看上去友善些,既不吓到人家,也不使自己陷入危险。

“你好。”没想到小人鱼也冲他笑,还答了句话。

“!????你你你你会讲话啊?”

“我是人鱼呀,不仅会讲话,还会很多语言哒。You know, mermen and mermaids are smart creatures;)”

噢,我觉得我反而有被吓到。:)))——外语并不咋地的宁泽涛王子内心的弹幕如是刷道。


至于那天麦克沃伊被宁泽涛发现,究竟是因为他走神瞎想然后一不注意暴露了自己,还是出于别的什么,噫,谁知道呢。


麦克沃伊浮在水里,冲趴船舷上的宁泽涛伸出一只手,像是邀请:“你的航船太高了,我这样仰着和你讲话好累啊。你下来吧,没有危险。”

于是宁泽涛放下一只小船,也来到海面上(他并没有多想,也就是说,丝毫没有考虑面前这个小生物是不是在驴他),这样麦克沃伊就能轻松地和他对话了,两人也用不着再扯着嗓子喊来喊去。

现在小人鱼攀在船头,左手支着下巴,蓝荧荧的鱼尾有一下没一下地划过海面。

“这尾巴真漂亮,好想摸摸看。然而我不能,要是冒犯到他,被咬一口怎么办。”宁泽涛心想。

“你好,尊贵的生灵,我是宁泽涛,来自遥远的包子国。”他清了清嗓子说。

“包子国?这么远啊?我最远才游到过袋鼠港呢!你从那儿来,那你是人类咯?一定是人类吧?噢天呐,我见到了人类,有生之年!你好啊,包子,我是卡梅伦·麦克沃伊,就住在这片海里。你一定是来找人鱼的吧,我跟你说噢我就是哎!要不你就一定是迷路了,结果被风带到了这里——可你也没有坐着小木筏呀……啊对了,你的这艘大船,它非常漂亮。”麦克沃伊比手划脚说了半天,忽然意识到自己有点失礼了,赶忙夸了飞鱼号一句,带点歉意地抬眼看向宁泽涛。

“是的,我是人类。还有就是,我是宁泽涛,你可能听差了,我不叫包子。不过,你这样叫我也没关系,我有好多朋友都这样。”殿下,你抓的重点好迷幻噢,你都不说“呀!你真的是人鱼”的吗?

“那这样的话,我也成为你的一个朋友了吗?”小麦星星眼。

“对!朋友!我叫你小麦吧,这样显得亲近。”宁泽涛笑起来,心里觉得这小家伙性格上好萌,“想要看看我的探险日志吗?”


阳光很好,麦克沃伊不时舀起海水,轻轻拍在自己脸上,一边还聚精会神地看着宁泽涛的画册,听他指着画中的形象为自己做的讲解,也偶尔插话说起自己:“我也有一幅画,画的是我的好朋友,他抱着一窝海葵摆了好久的造型,哈哈哈哈。”

他俩头挨着头,一讲一听,颇有趣味。过会儿宁泽涛胸前的挂坠现了出来,眼尖的麦克沃伊一下注意到了坠子精巧别致的造型。

“这是什么?难道你也有鳞吗?”

“这个啊,这是用珐琅工艺烧制的一件小饰物,因为我很迷人鱼,就做成了鳞片的样子。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还在这海上梦到过人鱼呢,就在刚进入这片海域的时候。真的,那就像你——有阳光下锃光瓦亮的金棕色头发,和蓝荧荧的鱼尾。”宁泽涛说着就摘下了挂坠,“呃,我、我想把它送给你。”

“说不定那就是我呢。”在宁泽涛将坠子小心翼翼地挂上自己的脖子时,麦克沃伊心想。

宁泽涛一个没忍住摸了摸小人鱼的卷发,哎呀,他长得真好看,这么想着,他又亲了亲人家的脸颊。

WTF我在干啥?!

然而并不等宁泽涛反应过来,麦克沃伊已经羞红了脸,一头扎进海里游走了。


“天呐米切!他亲我!我不要洗脸了!”回到海底下的小麦一见到拉金就嚷嚷起来,还一把抱住了从身旁游过的小乌贼,乌贼没防备,吓到喷墨。这一下也吓到了麦克沃伊,他赶紧松开了手。

“可是这位朋友,你有毛病呀?我们成天都是泡在水里的。→_→”

“我跟你讲,他说他梦见我,噢天呐,真是不敢相信!”然而麦克沃伊并没有理会拉金的吐槽。

“他梦到你?你们之前见过?你偷偷看他被他发现啦?”

“不不,我想没有。可他说那是只金发蓝鳞的人鱼哎,你想一想,金发蓝鳞!那不就是我吗?那当然是我呀!”

“……是、是吗?”那难道不是很寻常的发色吗?虽然一直以来都生活在水里,可米切·拉金还是觉得自己有点被呛到了。


宁泽涛殿下好气,他独自躺在甲板上,呆望着夏夜的海上星空。为什么我会亲人家小麦?亲就亲吧,结果把人家吓跑了,他一定不愿意再见到我了QAQ,好失礼好丢脸,而且我还有好多事情不知道呢,而且他好可爱好萌我好喜欢他,我不服嘤嘤嘤嘤。


麦克沃伊有点恼火,他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再到海面上去:一方面,他很喜欢那个叫宁泽涛的人类,他的外形,他温和的语气,还有他那些精彩的故事都令自己着迷;另一方面,在宁泽涛亲吻自己的时候,他从心而怂,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噢,这太不像样了,怎么能在刚认识的人面前那么不斯文呐?

这时拉金却表示:“去啊,当然要去,”一扫之前瘫在榻上的颓样,“按你从老沉船那儿看来的书里的说法,这可是第三类接触呀哈哈哈哈!”

“米切!”麦克沃伊冲他皱了皱鼻子。

“说起来,米切,变成人的风险大吗?从前说的那个方法靠谱不?”麦克沃伊若有所思。

“???你俩很熟吗?你才见过他几次?就想到要承受踩在刀尖上的痛苦了?”

“……怦然心动?一见钟情?”

“可是小美人鱼最终变成了海上的一抔泡沫,你忘了?”拉金说。

“不,亲爱的,那只是童话故事。”麦克沃伊非常严肃。

“可是不瞒你说,变成人类的方法也只是个远古传说啊。恕我直言,我们从没听说过哪片海域里有化身为人的先例,不是吗?”

“……那,人能变成人鱼吗?”沉默半晌,麦克沃伊又问。他声音听上去闷闷的,好像拉金给他一个否定回答的话,他就赌气一整年不理他。

“可以,你只需要把他拖进海里。当他脱离人类的躯壳,就会以别的生命形式重生。”然而拉金不以为意。

“……卧槽那叫溺亡好伐米切那不是脱离人类躯壳那根本就是没命了!”

“都跟你说了让你别想这些有的没的,真的没戏,”拉金看起来仿佛很无辜的样子,“然而你要是个人鱼姑娘(mermaid)就好了,拖下水来就能跟他交配,就可以生小鱼啦!说来我还有点神往呢哈哈哈哈!”

“……”

“但不管怎样,我们总可以试试。”麦克沃伊喃喃自语。


王子殿下并没有再气多久,这伴随着小人鱼又一次浮上海面,来到飞鱼号侧舷边。他噌地弹了起来,动作迅速地翻过侧舷,爬下软梯,跳到了小船上。

星空好像很低,他们在银河底下讲话。

“对不起,宁,我是说,包子,很抱歉我之前粗鲁地跑掉了。要知道,那的确有些出乎意料。”

“不用道歉,小麦,这怪我。你知道吗,你仿佛异教的神明,让我不能信仰,然而因为神秘,又令我沉醉着迷。”王子本意是想安慰麦克沃伊,可说完这话却觉得,自己像是个撩完就跑的坏小子。他挠挠头,补充道:“你是我梦中的造物,我真想和你一起生活。”

麦克沃伊凑上来吻在了宁泽涛的嘴角,复又退开:“是有那么一个古早的方法,我们可以变成人,但那很复杂。”

“是需要老海妖的密药并以你自己的声音作交换吗?”

这话逗笑了麦克沃伊,虽然宁泽涛这个问题本身真的是严肃认真且发自内心的。“说什么呢,包子国的小孩也是读安先生的故事书长大的呀?”

“……”

“那其实是怎样?”宁泽涛并不死心,没一会儿又问道。

“唔,这个,你或许会知道的,如果有机会的话。大概吧。”说完这话,麦克沃伊还是笑笑,眼神里又有一点神秘。

“什么大概?你是说有危险吗?还是你担心我不愿意?不,小麦,这是我的愿望,让我和你一起生活。”宁泽涛跪在船舷旁,前倾着身子,直看进麦克沃伊眼眸深处:“告诉我,我要怎么做?”

麦克沃伊摇摇头:“事实上,也不复杂,你只用扑通一声跳下水。 ”

话没说完,宁泽涛已经解开了佩剑和斗篷,哪里还能注意到麦克沃伊前后矛盾的话。

麦克沃伊立刻探起身来吻他,伸出胳膊环过他的脖颈,把宁泽涛拖进了水里。


他们一起向深海游去。事实上,宁泽涛在甲板上吹了那么久的风,早就有些晕乎乎的了。他就这么软趴趴地被麦克沃伊拥抱着下潜,海水越来越冰冷,越来越黑暗。“噢,或者我变成人鱼,从此和小麦一起生活在这无名之海里,那也不坏。”他迷迷糊糊地想,“但现在阳光都不能再透下来了,这样的深海里,我一个寻常人类,怕是不能变成人鱼的吧。”

深水里的压强令他难受,麦克沃伊贴着他嘴唇的柔软唇瓣也让他意识不清。


好像周遭又变得亮堂堂的了。恍惚间他仿佛听到人鱼的歌谣,声音飘渺如梦呓,又像是只回响在他的脑海里,远远近近,难分虚实——

“游到海底,到海水更蓝的地方,而蓝天白云变成回忆。沉到海底,宛如你躺回到家乡的童床,在那里,你决定为我而死,我即会出现,会爱上你,与你长存永世。”

似乎海水也再次变得温暖了起来。


“宁,宁,包子!”我仿佛听见小麦叫我,宁泽涛努力睁开眼,只看到面前的麦克沃伊,也没知觉到自己又在直接呼吸空气了。

“快醒醒,宁。我也得送你一枚鳞片,是我自己的尾鳞。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把它攥在手心里许愿,我就能知道,并为你实现愿望。但你不能要求太高,我虽是人鱼,可是毕竟,我也只是人鱼,能力有限。况且,我现在也不严格算是人鱼了。”麦克沃伊不知从哪变出一个坠子,正是用海生植物纤维穿起来的蓝鱼鳞,“你凑过来一点,我给你戴上。”

而宁泽涛还并没有非常清醒:“噢,噢,好的……等等、你的意思是,我们成功了!?你变成人了,天啊!”

“是的,我们成功了!这意味着我最终能和你生活在一起,一起到你的国度去!”小麦扑进宁泽涛怀里,几乎把他又按到水下。


然后从此年轻英俊的包子国王子和他的小人鱼过上了腻腻歪歪的幸福生活。:)

有时候他也会和人讲起:“我曾夜梦深海,水面遥远,人鱼数数(shuò),畅游其间。”


————

说到拉金,我大概是他的一个笑颜粉?
在最热的时候动笔,结果写完都降温了。

评论 ( 10 )
热度 ( 53 )

© Zinc | Powered by LOFTER